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罪孽的螺旋∼《天使禁獵區》


文:傑特

宮筆華麗派掌門人

  雖然很多人都以為少女漫畫一定是畫得很華麗漂亮,但實際上真正能夠稱得上華麗精緻的漫畫家卻是難得一見,最具代表性的首推Clamp。的確,曾經有一段時間這種『宮筆雕琢』的畫風相當流行,但能夠堅持到最後的卻是少之又少,就連Clamp的畫風也越來越簡約了,為什麼?這種連一草一木都盡可能畫得完美為止的畫風讀者當然讚嘆,但對於漫畫家和助理的手、眼、腰以至編輯訂下的截稿日期來說都是百害而無一利。以井上雄彥為例,他一向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偏偏畫的《浪人劍客》是他最不熟悉的劍擊漫畫,結果就是出現定期脫稿了。

  不過亦有漫畫家是堅持原則,將作品畫得更完美的,其中一位就是《毒伯爵該隱》以及今次要談的漫畫《天使禁獵區》的作者由貴香織里,當連Clamp都簡單化的今天,稱由貴為宮筆華麗派的少女漫畫大師應不算過譽。

 

《天使禁獵區》故事簡介

  無道剎那是一普通的高中男生,但他卻陷入極之痛苦處境:他愛上自己的親妹妹紗羅!正當他為自己的畜生之行而痛苦之際兩名自稱為邪鬼的人找上門,說他竟然是有機天使亞蕾克茜兒的轉世,同時身邊亦不斷發生怪事,紗羅的好友因齊木翠雀因一隻電腦遊戲”天使禁獵區”而性情大變,當剎那擔心而趕到翠雀房時竟見到一個男子,剎那口中竟吐出一個他自己完全沒聽過的名字-羅傑愛兒!(注:由於台灣版的譯名較接近一般人所知的”官方譯名”,所以下文將全採用台灣譯名)

 

核心主題.罪孽

  《天禁》故事之壯大、結構之緊密、出場人物之多以至活動空間之廣闊在漫畫界絕對是屈指可數的大作。而連結著這二十集漫畫、長達六章以及主要角色超過二十人以上的是一個主旨:罪孽。

  由貴以基督教的聖經作為故事的基礎,而基督教的原罪觀也順理成章成為《天禁》的中心思想,差不多所有角色或多或少都要背負著無法解脫的罪孽或心魔;主角剎那和紗羅是亂倫、路西斐爾身為天使卻成了萬惡的路西法、九音為了報仇而出賣同伴、四大天使各有心結、沙法爾害死自己的愛人安娜兒、菈依拉出賣自己的愛人、亞蕾克西兒吃由母親亞當加達蒙的眼睛為營養的智慧之樹果實、羅傑愛兒的瘋狂、肯達為了復活而吃天使以及所有的天使都是以亞當加達蒙的血肉為生,即是所有的天使都犯下吃自己母親的罪行等等。『罪孽』貫穿整個《天禁》故事,差不多所有角色都被他的罪孽和心魔所捆綁,不但無法擺脫而且更是越陷越深。在《浪人劍客》中武藏說自己正陷入”殺戮的螺旋”,那麼,《天禁》的角色們就是陷入”罪孽的螺旋”,即使創世神被打倒,即使世界回復和平,但所犯的罪孽仍是沒法得到超脫。故事最後九雷對剎那所說的:『即使世界回復正常,你和紗羅的關係仍是沒有改變的。』,沒錯,不管做了多少事,不管是不是救世者,犯下的罪孽仍是罪孽,剎那和紗羅是永遠無法擺脫的-其他角色也是一樣。

 

自業自得的罪孽

  雖然有些罪不是當事人自身能夠決定的,但大部份卻是他們自己決定的,並沒有逼他或者非犯不可:剎那和紗羅的亂倫是他們自願的,他們沒有以理智去抵抗而選擇了一條不歸路,表面上他們的確沒有傷害任何人,但實際上無數人卻因為他們的愛情而產生的自私行為而受到傷害;而路西斐爾決定接受創世者給他的”角色扮演”而成為魔王;菈依拉將最愛她的男人出賣而換取最高的權力;拉傑艾爾因為自己的天真而成為權力者的殺戮工具;而九音則是為了報仇而出賣整個邪鬼族;拉斐爾因為部下的背叛而以玩弄女人來向女性報復;還有米嘉爾將不如兄長的怒氣發洩到週遭的人身上以及羅傑愛兒在瘋狂之下所犯的一堆罪行等等。他們所犯的罪並非是”非犯不可”,而是由自身的意志所決定,他們明明是可以選另一條路但偏偏選了最惡劣、傷害別人最多的一條路,而這種傷害是沒有意義的,就算他們再怎樣傷害別人自己心中的死結仍是沒法解開,只不過是將一己的痛苦讓其他人共同承受。  

 

因愛之名...

  如果說『罪孽』是《天禁》的正主題的話,那『愛』就是《天禁》的”裡主題”,每個角色,不論有沒有背負著罪孽,他們都渴望著愛:剎那和紗羅為了一段叛逆的愛情而將身邊的人都捲入大混亂之中;吉良追求著亞蕾克西兒的影子而不斷轉生;加藤因得不到家庭的愛而自暴自棄;九雷為了剎那不惜當魔王的新娘;魔術師永遠得不到路西華的愛;沙法爾因為害死最愛而決心向聖渥夫達爾達報仇;菈依拉既妒嫉安娜兒亦痛恨自己的女兒身,結果出賣了唯一愛自己的人變成聖渥夫達爾達;羅傑愛兒為了得到姊姊的愛而反叛創世者;米凱爾對兄長的又愛又恨;以至亞當.加達蒙為了天使們不惜將自己的血肉作為他們出生的養料等等。他們的行為,和因而產生的罪孽全都是因為”愛”這種情感而起,由於天使不能有感情波動,在這種極度壓抑的情況下所產生的反彈就更大,對身邊的人傷害就更深。

  在《天禁》中最惡毒的咀咒不是其他,而是愛。

 

人類的代表-加藤故

  整套作品登場的角色差不多全都是”非人類”,不是天使就是魔鬼,再不然就是轉生為人的亞蕾克西兒、吉普莉兒和路西華,在這一堆神使魔妖之中,只有一個人類是有名有姓有戲份的,就是加藤故。和齊木翠雀不同,齊木在出場不久後就被羅傑愛兒附身,作為她個人的人格其實是沒什麼戲份的,但加藤卻是由星幽界篇再次登場後就成了故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而且戲份更是一集重過一集,他最後的一場戲更是一眾角色之中最為壯觀的,在讀者以及作者由貴之間他更是人氣十足的一位,究竟他有什麼魅力,能夠打敗一堆英俊的天使魔鬼,和路西華的吉良平起平座?

  論俊俏,他大有可能排在《天禁》倒數前三名,一副流氓格調,這類角色在其他少女漫畫都是一些沒名沒姓的雜魚,事實上最初加藤登場到被吉良所殺時的確是典型的雜魚角色,但在星幽界篇再登場時他的戲份就大為提升,可說是極少數『雜魚變大將』的例子(筆者記憶中這種原本以為是配角但往後變成主角的例子只有《紅茶王子》中的內山美佳)。而加藤的故事也比其他角色更加貼近我們:他是母親和情夫之子,由於自小被父親討厭,所以自暴自棄,而且更是典型遊手好閒終日無所事事只會鬧事的小混混,但在認識吉良後他開始改變,而使真正他成長的是剎那,看到剎那那種近乎”無神經”的勇氣所感動,想做一番事以証明自己的存在。他不像天使們背負著一堆罪孽,也沒有為了一己之私而使身邊的人做成無法彌補的傷害,對於自己的不幸選擇了以藥物來傷害自己,唯一一次有可能傷害親姊姊也因為姊姊的愛而得到寬恕,比起其他角色,他是極少數得到寬恕的人,可算是相當幸運的。

  加藤之所以會受歡迎,以筆者的想法是因為他真,他不像那群天使般矯情,對於自己喜惡有很直接的反應,他看不過眼就罵,高興時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辭,他比剎那成熟,卻不像吉良那樣具機心,爽朗直接的個性讓他比起其他角色更像身邊的朋友而不是遙不可及的形象。他那種為了找尋人生意義而和剎那一起戰鬥,為了和最尊敬的學長吉良做個了結而不惜捨命和路西華一戰,這種心態很像《第一神拳》中青木和木村為了證明自己存在而打拳擊一樣:在某個領域中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而拼命。

 

完整而壯大的世界架構

  在筆者看過的漫畫當中,《天禁》是極少數有著一開始就有完整世界觀以及精密的人物組織的漫畫。由於大部份漫畫採用連載形式,因此要做到層層相扣節節相關是非常困難的一回事,總之做到沒有太多的犯駁、設定不會過於離譜,主要角色的關鍵設定不矛盾就已經收貨,而世界觀以至複雜的人物關係更多屬”邊畫邊想”。但《天禁》卻是少數能做到故事一開始就有嚴謹的劇本組織、世界觀完整以及人物關係緊密而不流於過份巧合做作,印象中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少女漫畫只有《地球守護靈》而已,而少年漫畫達到同一水準的記憶中甚至一套也沒有,接近的也只有《北斗之拳》。雖說《花與夢》是半月刊,但能有如此精密準確的編劇也必需要漫畫家有相當清醒的頭腦、細緻的思維以及準確的計算,不會因某個角色大熱而增加戲份,也不會因為讀者和編輯的要求而灌水拖戲,更不會因為突然想到一些橋段而硬插一大段無關主旨的劇情。

  筆者雖然不是特別喜歡由貴的風格,但在編劇這一點倒是心服口服的。

 

搖滾風的天使們

  由於由貴本人相當喜歡搖滾樂,因此角色的設計帶有相當重的搖滾色彩,路西華身為魔王當然很酷,就連一般人心目中的”溫文儒雅”的天使也長得像搖滾明星,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尤利爾和羅潔愛兒。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米凱爾,一般人心目中米凱爾是一名金髮、高大、穩重的美男子,但在《天禁》中米凱爾竟是火爆、臉上有龍紋身、留紅色短髮的小矮子!這種大膽地顛覆傳統的形像也真的了不起。

 

可憐的女角們

  基本上《天禁》是一套以男角來主導的漫畫,女性在故事中多是男角的附屬品,唯一能有獨當一面的戲份不是紗羅,也不是九雷,反而是化身成聖渥夫達爾達的菈依拉!不過菈依拉大部份都以男兒身的聖渥夫達爾達登場,算不算是女角也是問題。而另一重要的女角亞蕾克西兒如果減掉剎那附身(?)的部份屬於她的對白和戲份輕易算得出來。而身為正女主角的紗羅重要性雖高,但戲份卻不見得多得了那裡,不是靈魂被禁錮就是以吉莉普兒的身份被捉,再不然就被森爾達馮的惡靈(笑)附身,唯一主動出擊卻是為了見剎那而欺騙無知小女孩(關於紗羅騙小草這件事,以筆者的看法而言是十份厭惡的,就算是生死關頭也不能利用無知善良的小女孩吧?還是只不過是為了見剎那這種無關大局的理由!單單是這一件事紗羅就夠理由下地獄了,難為剎那還說紗羅連小虫都不敢殺死!)。雖云少女漫畫女主角不討人喜歡的很多,但像紗羅那樣任性但又沒有什麼戲份的女主角還是滿可憐的。

  

櫻戰迷嘛!

  由貴在單行本的四份一頁說過她很迷《櫻大戰》,因此在故事中也出現了類似的角色,那個變態的機械狂很明顯的帶著李紅蘭的影子,至於他的愛機名字更是明明的拿櫻戰開玩笑:”風林山火”、”百花撩亂”之類,這種近於otaku玩意只要不是太多的話,偶一為之是不錯的。

 

是長氣了一點

  筆者對由貴香織里這個漫畫家有一點略為不滿的是她相當囉嗦!不論是《天禁》還是《毒伯爵該隱》都是戲劇性極重而且故事相當複雜的作品,因此很多讀者都向由貴表示看不明白,為了使讀者易於理解,所以由貴在《天禁》中用了大量對白而交代角色的心理以及劇情的發展,這樣做的好處自然是讀者絕不可能會看不明白劇情的發展以及角色的心境,但缺點就是過多的文字使讀者消化不良,特別是對於老漫畫迷而言過多的文字反而做成干擾,既破壞讀者自行思考的空間也影響了閱讀的流暢度。不過要同時兼顧故事的交代之餘又不能影響讀者的思考樂趣以及欣賞時的流暢性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特別是《天禁》的故事極之複雜,多用一些文字對白也是無可口非。

 

分格能力偏低

  另一個《天禁》的問題是分格散亂。由於由貴的畫風相當華麗精緻,因此清楚的分格就顯得更為重要,偏偏由貴在這方面的能力實在不敢恭維,她想以”意念”來連接各話,但往往做成上一話看完轉到下一話時會不知何解出現了其他劇情,話與話之間的連接很有問題,加上大量的對白影響,結果做成了讀者觀看時的大混亂。筆者由於看漫畫也有相當時間,所以遇到同樣問題時還可以靠多年漫畫常識去自行”補完”各話及各章之間空位,但功力較差的讀者就會很辛苦了。

 

仍是非看不可的

  儘管由貴的作品仍有不少缺點,但不論是故事還是畫面都是相當精彩的好作品,由故事組織以至世界觀架構,由角色之間的衝突到以主題貫徹各人的心,各方面都顯示出由貴對於故事的駕馭能力是少女漫畫界最高的其中一位。

  由貴香織里的《天使禁獵區》是其中一個優秀的”史詩式巨作”範例,Clamp有時間畫一些騙少男錢的moe玩意還不如學學由貴,讓《X》看來比較像樣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