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劇情館

最不人氣的鋼彈?~論《機動新世紀X Gundam》

文: 傑特

平成三部曲的終結
  在鋼彈界中被稱為「平成三部曲」的三套鋼彈作品分別是1993年今川泰宏監督的《機動武鬥傳G Gundam》,1995年池田成監督的《新機動戰記 Gundam W》以及接著於1996年上檔,高松信司監督的《機動新世紀X Gundam》,三套平成鋼彈的風格絕無重複,而且落差之大相當離譜:今川泰宏將傳統鋼彈搞得像島本和彥式的熱血少年格鬥劇,大量「島本流」哲學金句連發不將觀眾『化成雪白的灰-By矢吹丈』絕不收手。而池田成則將過往在《鎧傳》中大賣美少年的本事結合於鋼彈世界中,再加上錯綜複雜的局勢變成一套既有包裝、又有內涵的作品,而高松信司則試著重新去註釋「新人類論」,回到一般認知的所謂”富野正統鋼彈”世界。
  以商業成績來說,平成三部曲最好的當然是《GW》,他一力打開了過往鋼彈世界連想都未想過的少女市場,那五個「美少年戰士」首次帶領鋼彈進駐女性向的同人誌專櫃,加上在OVA的五台Ka版鋼彈實在很帥,因此不論是男性觀眾和如性觀眾都有相當好評(至於內涵有多少人明白的問題就不要管啦!)。而今川泰宏的作風一向都是”喜歡就看,不然請便”,但也有不少觀眾是相當欣賞今川這種風格強烈的動畫作品的,事實上不論正反兩面《GG》的確是製造了相當大的風潮,從成果而言是成功的。反而是《XG》不但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元素,而且在口碑上亦不佳,結果不但無人問津,而且慘到三十九話就給斬掉下檔,是自從舊鋼彈以後唯一一套給提早殺掉的可憐作品。
  究竟《GX》是一套怎樣的作品,為何連鋼彈這個金字招牌都救不了收視?

再一次《ZZ》
  其實自從《夏亞的反擊》以後,有不少制作人都希望作一套『自己的鋼彈』,有些膽子較大的就乾脆不管傳統富野的那一套理論,在UC世界各自己玩起來如《Gundam Sentinel》、《0080》、《0083》和《08小隊》,有一些則是自創另一個世界如今川本來要拍「一年戰爭重拍版」結果卻變成「島本流聖鬥士星矢」,而池田成的《GW》則有架構另一個”一年戰爭”的氣魄,而曾經做過《ZZ》的演出的高松信司則希望以自己的角度重新拍一次《ZZ鋼彈》。
  說到《XG》是《ZZ》重拍版,只要細心些的觀眾都會留意到很多蛛絲馬跡:主角卡洛特由外表以至個性都和《ZZ》的主角傑特很相像,而卡洛特在那台陸上戰艦的生活則和傑特在亞加瑪上的生活很像,再加上那種跑來跑去但不知幹什麼的風格,以及成熟美人追著主角跑的橋段都是在《ZZ》中出現過的,以於其他小支節如卡利斯是《Z》的典型強化人故事,中段小國內亂的故事也是《ZZ》見慣見熟的富野式橋段。
  不過最大的証據倒不是這些,而是故事一開始描述十五年前的大戰,這根本就是另一個一年戰爭嘛!而查米爾就是亞姆羅,魯茜露則是馬切爾達加拉拉再除以二,拉士羅雖然出場很少(看來他應該是給腰斬下檔的最大受害者...)但看得出他應該是夏亞的角色,以及從故事中新地球聯邦軍和殖民星軍登場之後這種「後一年戰爭局勢」就更加明顯,可以說高松是一心想以新的角度、新的觀點來重拍《ZZ鋼彈》的。
  重拍《ZZ》本來問題不大,只要拍得好就沒關係,但高松卻沒有在這個命名為《GX》的新瓶中用上新的釀酒手法,雖然釀酒的材料已不一樣(有關這部份會在主題中詳談),但釀製的手法卻和舊酒沒分別,對於已喝過舊酒的人對於這支半新不舊的酒當然不會感到有任何新意何言。更慘的是原本這支叫《ZZ鋼彈》酒就不是什麼佳釀,當年還可說是有點新意,非常勉強的還算喝得過,但現在再來一次就難於入口了,可以說,高松太過想重拍《ZZ》的心態使這套作品的風格欠新意,變成半新不舊的作品。

節奏過慢加太過悠閒的機械人動畫
  另一個《GX》的致命傷是節奏太慢;如第一話和第二話其實是可以壓成一話使故事節奏更為明快,特別是卡洛特使用微波衛星炮這種氣勢十足的武器應該在第一話就使出以壯聲勢(在平成三部曲中似乎每一部新鋼彈的破壞力都要遠超上一部鋼彈才心足;不提《GG》,在《GW》中飛翼鋼彈的破壞萊幅槍的殺傷力已經很強,到了飛翼零式則強化成可以一炮破壞筆者戲稱”發泡膠殖民星”的變態級雙管破壞萊幅槍,而X鋼彈又再上一級到足以令一個城市立即消失的微波衛星炮,而XX最誇張,一支還不夠變態要來夠兩支!絕對是『巨艦大炮主義』的濫觴。),但放到第二話才使出就沒有氣勢可言了。之後很多話數都有類似問題,完本可以用一話說的故事拉成三四話,使本來可以緊張刺激的劇情變得欠缺逼力,套筆者友人的說法就是:『看《GX》最有效率又不悶的方法是跳著看!只看單數或雙數的話數,反正每話開始和結束都有極為詳細的劇情介紹,跳著看也沒關係,反係有很多集數是可看可不看的。』
  氣氛太過悠閒也是《GX》的致命傷,頭三十話完全搞不清主角們要做什麼,總之蒂花畫什麼他們就去找什麼,沒有一條明顯的主線可說是故事前半部的死穴,大部份時間都是一隻陸上戰艦加三台鋼彈遊來遊去,這個《ZZ》的老毛病竟然在《GX》重現,動畫不同漫畫,漫畫連載的週刊由於同一時間有好幾個連載,就算這個故事悶由於其他連載有趣讀者仍是會買週刊,在『反正都付了錢,不看多浪費」的心態之下仍會有一定收看率,到了故事進入高潮時讀者也會發現而補回過往的情節,容易將流失的觀眾拉回來。但動畫只要一停看就不會繼續,而且要補回之前劇情不容易,那就算後半段再精彩也無法將走掉的觀眾拉回電視機前的。

史上最狡猾的主角
  說卡洛特是鋼彈史上最狡詐的主角應該沒有太大的異議:這小子比起《WG》的狄歐還要狠,狄歐最少不會騙人,但卡洛特卻絕對是想騙就騙,而且機靈程度更是一眾主角之冠,連《ZZ》的傑特都比不上,為求目的說話不算數是司空見慣的,由一開頭見勢頭不對把不將蒂花交回黑衣人(是黑衣人委託他去捉蒂花的)到偷鋼彈出去賣(這己成為卡洛特的代表形象了)。最『經典』的一次首推以雙管衛星微波炮威脅要奪回蒂花,不過一取回蒂花就反口開火破壞殖民星炮,這種「一切以現實為優先」的男主角是過往鋼彈界所沒有的。
  不過也從卡洛特的身上可以看到過往鋼彈主角的天真:在戰場是沒有仁義的,為求目的絕對是不擇手段。當然,所謂不擇手段並不是說無所不為,但在這種情況:如果不破壞殖民星炮就會產生更大的傷亡,比起這些個人的諾言不算得上什麼,最重要是現實狀況而不是空言理想。
  從卡洛特這種行事可以看出他和過往富野鋼彈的死小孩主角不同的地方:卡洛特雖然只有十五歲,但他由一開始就視自己為大人,因此行事準則都是以大人的標準,而不像過往的富野死小孩那樣明明在戰場上殺了麼多人仍然自以為是小孩,不但以小孩的心態行事,而且動不動就指責大人的陰險,從不想過他們殺第一個人開始就不再是小孩,而是一個可以操別人生死的大人。最明顯的一點是卡洛特並不喜歡殺人,但他不會一邊高談人命可貴一邊殺人如吃飯,他殺人的原因很簡單:這是戰場,你不殺人人便殺你,為了自己要活下去就要殺掉想殺你的人;第一次使用衛星微波炮之後他從來沒因為這一炮殺死了多少人而覺得不安,因很簡單,我總不能等著他們來殺吧?殺人是不好,但別人死總好過自己死,這就是現實,血淋淋的現實-為了生存必需要殺死敵人。所以當查米爾指摘卡洛特因使用衛星微波炮而導致蒂花精神受到衝擊而倒下,卡洛特並沒有因而覺得內疚,說不定他心裡正說:『別開玩笑了!不用衛星微波炮難道是叫我和蒂花坐在那裡等死?』

鋼彈史上最爛的對頭
  說到機械人作品”對手”是很重要的,沒有好的對手也顯不出主角的威風,就算無能如夏亞好歹也叫有氣勢,不能打最少也能看。但《XG》那對變態兄弟在頭廿多話都是不知所云的傢伙,如不看到最後打死都不會相信這兩個沒氣勢又陰陽怪氣的傢伙會是最後敵人。拜託呀!看看舊鋼彈的夏亞、《ZZ》哈曼、《0083》的卡多,以至到《GG》的東方不敗(這老頭也未免氣勢過強了吧?)和惡魔鋼彈,而傑克斯第一話更創下了第一個擊沉鋼彈的光榮紀錄(第二名就是《0080》的巴烈,好歹算是兩敗俱傷)。但夫羅斯特兄弟(其實只要說是變態兄弟大家都知道是誰的了)卻每次都是二打一,說得好聽是兄弟同心其利斷金,難聽的說法就是以多欺少!上文提過的對手角色那個是要以二對一的?
  而他們的”反派動機”更是無謂之至:由於自己的能力不被認同所以要向全世界報復云云。這種動機可說極之無聊,只不過是因為自己的能力不被承認就要奪取全世界、將那群看不起自己的人踏在腳下,可說是歷來鋼彈世界中的「對手動機」之中最不知所謂的,只不過是自己能力不被認同就要報復,那現實世界竟不是每天都有人發動戰爭?角色已無氣勢,反派動機又無聊得要命,可說是看到已經感到無力的三流貨色。
  沒有好的反派,主角卡洛特自然顯不出威風,結果除了他的機靈狡猾之外就不知道他有什麼特長,可惜得很。

”保護NT協會”會長~查米爾
  說到那個一開始就大叫:『月亮出來了嗎?』的查米爾也是古怪角色一個,他的古怪是因為他十五年前被捲入戰禍,所以決心保護其他NT(新人類的英文簡稱,為了有別於理論上的新人類,所以這種”實用性”的新人類採用英文),老實說他個人的問題外人是沒資格說三道四的,再荒謬的理由也可以,反正是他個人問題,但查米爾可不是單獨行動而是帶著一船人去為了一個”保護NT不要再捲入悲劇”的理由出生入死!
  開什麼玩笑!你要當”保護NT協會”會長是你的事,為什麼要拉全船的人命和你一起搞?他們是巴爾查(說穿了其實不過是陸上海盜),為了生存而戰是合理的,但如為了保護一個素昧平生而又對這個世界毫不重要的小女孩(先不提在故事前三十話沒有人知道蒂花和DOME的關係,甚至連DOME是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其實新地球聯邦軍和殖民星軍沒有蒂花也一樣打起來,解開DOME的封印更無助消弭戰爭,兩軍首領一聽完DOME的話就立即覺醒是非常的一廂情願)而打生打死就於理不合了,最離譜全船的人都會接受查米爾的理由而為他拼老命,難道蒂花的命是命他們的命就不是命?
  這可說是富野新人類悲劇下的濫觴,自從舊鋼彈以來差不多所有NT、甚至是人造NT都一定會發生悲劇,因此『NT不是被野心家利用的戰鬥兵器』的論調便應運而生。問題是在戰場中不是NT會不會給當做戰爭武器的問題,而是所有人都會被當成戰爭武器!NT因為有特別的能力,所以他們會做一些較為特別的工作,而一般人沒有特殊力量所以只好被當成消耗品去用,比起來NT的生存率反而更高,好歹他們較少,不能像一般人那樣死掉就算了,如果說NT被當成戰爭武器是不該,那一般人被當成戰爭消耗品更是不該,不能『厚NT而簿舊人類』。
  說到底,這種思維是傳統的『新人類種族論』的變型,NT是人類的優勢者,他們不應該舊人類拉上戰場,舊人類有義務保護新人類而新人類則要負起領導世界的重責,結果就變成新人類高人一等的種族主義。

史上最不重要的鋼彈女主角
  說到女主角蒂花,她絕對是鋼彈史上最不重要的;她一開場是被查米爾從新人類研究所救,之後則替卡洛特連上月面的衛星使他可以使用鋼彈史上最暴力的武器衛星微波炮,但以後她的重要性就直線下滑,除了給人救和畫個圖之外就沒有什麼重要戲份,個性也是迷迷糊糊的,沒錯,如果沒有她的預知圖那故事的確玩不下去(但托她的福,使頭三十話變成了「新世紀地球旅遊誌」),但是除此之外她在故事中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就算殖民星軍捉了她對於整個局勢也沒有影響,甚至打開了DOME的封印也不等於終結了戰爭,真正使戰爭結束反而是那對變態兄弟殺了兩軍的頭目,而卡洛又殺了他們,結果沒了頭頭的新地球聯邦軍和殖民星軍因為宣戰者沒有了而停戰。和蒂花完全沒有關係。
  打又不能打(如雪拉和花園麗),又不能讓她死(像拉拉和鳳),更沒有唱獨腳戲的舞台(例如莉莉娜和姬葉兒),蒂花到底在故事中有什麼用?難道只是一個負責指點明路的”人型路標”嗎?雖然不至於『很不愉快!』,但很沒趣是肯定的。

欠缺個性的配角群
  在《XG》中的重心角色要比《GG》、《GW》都要少,來來去去都是那個陸上戰艦那幾個人,但要命是他們都無甚個性,既吸引不到觀眾注意重要性也低,像域兹和羅亞比這兩個駕駛員除了一兩話是他們的獨腳戲去交代他們的過去其他時候都只是補助角色,有多少人有興趣去了解他們也是問題,反而是艾莉魯和後段登場的芭拉還較多人留意,一來她們是美少女二來戲又夠多,不像那兩個傢伙變成串場的小弟。
  至於其他次要角色就更不用提了,能夠記得名字的只有卡利斯這位強化人,其他的叫出名字已是三生有幸,這可說是完全繼承富野的壞習慣-太多無無謂謂的角色,不過高松沒富野那樣殘忍,當角色用不上就殺掉了事。

DOME的『新人類論』
  這可說是整套作品中最值得一談的部份:在最後一話,DOME發表一大段理論,大意是說所謂”新人類”其實不是”人類的革新”,而是”擁有新力量的人類”,他們跟本不是人類的未來,只不過是一群有著特別能力的人類罷了,而可以配稱之為新人類在歷史上只有一個,那就是DOME,而蒂花則是有著和他最接近能力的人,但也不是新人類。
  至於所謂”新人類可以看見未來云云”只是這群特異功能人士(即是超能力者呀!)的一種幻像,這些幻像一天未成事實都不會是未來,是卡洛特不斷打破蒂花的預言就可以證明;所以”未來”只不過是一種幻像罷了,最重要的是像卡洛特那樣勇於打破宿命,創造真正屬於自己的未來。
  這套理論說得好像很玄,但解起來卻是很簡單,就是說其實這個世界跟本就沒有什麼”人類的希望”,所謂新人類不過是一群有預知能力的超能力者罷了.而且這種所謂預知能力還是很不可靠的,甚至不過是幻覺的一種,而人類的未來並不是靠新人類來創造,而是由擁有勇氣的人去創造。

富野新人類論的得與失
  假如只是看動畫版的鋼彈作品的話,這段獨白的確很有衝擊性,因為他打開了富野新人類論的重心:富野新人類論中新人類是人類的進化,他們因為能夠了解別人的痛苦和感受,所以便討厭為人類帶來痛苦的戰爭,而且因為互相了解,所以人們便不會有因為互相不了解而爆發戰爭。而只要這種能夠互相理解又討厭戰爭帶來的痛苦的新人類主宰世界那戰爭就不會出現,長久的和平就會到來。
  這套理論卻在《Z》以後的富野鋼彈中完全破產,沒錯,新人類的確可以互相理解,而且他們也可以感到戰場上臨死前一刻的悲痛,而且各方的勢力領袖都是新人類,但那又如何?野心勝過了解別人,信念大於感受別人的痛苦,結果新人類不但沒法終止戰爭,反而使擁有這種力量的人跌進一個又一個的悲劇中,結果新人類除了成為更有效率的殺戮工具之外什麼也不是。

高橋昌也+長谷川裕一=高松信司
  不過若有看《Gundam Sentinel》和《機動戰士Crossbone Gundam》的人就會發現到這段監督高松信司借DOME口中所說的『反新人類論』其實就是將《GS》的作者高橋昌也和《CBG》的作畫長谷川裕一二人的新人類論加起來再除以二的方案:高橋完全反對所謂”富野新人類”的理論,他認為真正的新人類應是不被舊世代束縛的新世代,而不是將希望放到一種不切實際的”人類救世主”身上,而長谷川雖然認同新人類存在,但他絕不認為新人類是帶領人類通過紅海的摩西,所謂新人類只不過是為了適應環境而生的人種,他們所有的能力只不過是為了適應更廣大的宇宙而產生的,等於住在山野的人類能夠徒步走上幾十公里一樣,不是說那個比那個強,而是為了適應環境而”物競天擇”所產生的能力,是達爾文學說的變種。(有關”新人類學說”的種種,筆者將會另文詳論)
  而高松則取二者的中間位:首先在故事一開始承認了新人類的存在,但到了最後卻完全推翻了所謂的新人類論,其實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什麼”人類的革新”,所謂新人類只不過是有著超能力的人,而將人類的未來放到這群超能力者更是不切實際的,人類的未來不是靠新人類指出明路,而是要由自己一手開創。
  雖然這套理論說起來是頭頭是道,但創意上卻比不上高橋流和長谷川流的新人類論,而且致命傷在於:高松流的世界根本就沒有新人類,所謂新人類不過是超能力者,假如像宇宙世紀那種新人類在這個世界大量出現(機戰α外傳?)那是不是”人類革新說”就成立?而且在《GX》中一直沒有人提出”富野新人類”的重點,所謂新人類正如DOME所言不過是”有著新力量的人類”,即是一群特異能力者,沒有了又有什麼關係?而殖民星政府搞的新人類崇拜反而和《VG》中的沙斯卡羅帝國所搞的”馬莉亞女王崇拜”沒兩樣,新人類的蒂花只不過是一個偶像般的存在。而而靠新人類預言未來去決定人類的未來豈不是退回中世紀由預言者去決定國策?
  其實高松想在電視版上反對”富野新人類”的理想是偉大的,但他所談的新人類根本就不是新人類,所以對於富野新人類論可說完全沒有觸及.他所宣揚的理論變成了一般的老生常談而不像高橋和長谷川般直接擊中問題的核心,這是相當可惜的。

慘無人道的腰斬下檔
  自從舊鋼彈以來一直沒有鋼彈作品會慘遭腰斬之刑,就算差如《VG》都可以活到五十一話,但是《GX》卻慘到三十九話就下檔,實在是有夠悲哀的。
  而最大受害者首推拉士羅和芭拉,芭拉和她所屬的組織看得出應該有想當戲份的,但卻因為腰斬而搞得這邊才剛出場那邊就全滅退場了。而拉士羅更慘,本來他應該和查米爾有更多戲份,使他成為名正言順的”夏亞三世”,但卻因為戲份刪減而變得可有可無的閒角,”夏亞三世”的美譽(?)也落在《Turn-A》的哈利上,可謂慘無人道。
  次受害者則是艾莉魯,她在故事上半部給觀眾的印象是很不錯的,而且下半部要將她和羅亞比拉成一對時應該會有不少感情戲,但卻因為腰斬而搞到結局時不知何解二人會走在一起,看得觀眾一頭霧水。

機設其實還不算爛嘛!
  有不少人說大河原邦男的機設很爛,但在《GX》中以筆者的角度看其實還是不錯的,當然不能拿來和KATOKI HAJIME相比,但做型還是不錯的,XX鋼彈也很有威勢,反正又不是UC世紀,鋼彈不一定要有鋼彈樣不可。(那就是說留個鬚子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還有制作上畫面也是合格的,作為一套電視版的動畫《GX》的品質是可以收貨的了,拿來和OVA相比是對電視動畫來說很不公平的,電視版因為預算有限而品質有所降低是應該的,作為觀眾也應該理解和體諒。當然有如差得太過份的像《魔法陣都市》電視版又另當別論...

其實還是不錯的,不過...
  總結,以內涵而言《GX》其實是合格,特別是最後探討新人類論的部份更是不錯,不過最致命的是前半段故事的節奏實在是太過慢了!劇情推進慢,反派角色又不知所謂,加上直到廿六集之前沒有一條故事主線,不是明顯不明顯的問題,而是跟本沒有!頭廿多話完全是拍旅遊電視片的格局,左走一處地方打一打右走一地方打一打,可說悶死人不償命。
  最後筆者給《GX》評價是:內涵合格但娛樂性零旦!如是看影碟的朋友是需要按著快速前進鈕才可以看到最後的作品。
  可見,不是掛著鋼彈招牌就一定會成功的。


主目錄 | 其他文章